欢迎光临! 您是第 位访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校友总会校友分会校友捐赠校友文化校友服务校友讲坛60周年校庆网合作发展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文化 >> 校友风采 >> 职业教育 >> 中文系校友、著名作家初国卿
 
 

中文系校友、著名作家初国卿

2012-04-06 08:50:58 来源:百度百科 作者: 浏览:3252

        初国卿,1957年生于辽宁省北票市。祖籍山东聊城。 1982年毕业于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1993年创办《大众生活》杂志,任社长兼总编辑,1996年评为编审。2001年创办《车时代》、《垂钓》杂志并兼任总编辑。现为《沈阳日报》专副刊中心主任、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辽宁散文学会副会长、沈阳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沈阳师范大学、沈阳航空学院、渤海大学特聘教授。

        作品介绍 多年来,初国卿结合本职工作,专注读书、收藏、写作。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学养醇厚,情致深婉,为人低调,萧散淡泊。其爱好广泛,每有喜欢,即有成就。于期刊编辑、唐代文学、书画瓷玩、辽海地方文化研究、散文创作等方面多有建树。人称“文化遗民”、学者型作家。

        期刊编辑:在期刊编辑岗位20年,业绩突出。曾做过四种杂志的总编辑,为六种期刊写过创刊词。著有《期刊的CIS策划》一书,是第一位将现代企业识别系统(CIS)引入期刊编辑与管理中的人,此书曾一度成为期刊界的教科书。同时,他作为执行主编,还编辑出版了《辽宁老期刊图录》和《辽宁期刊史》。

        唐诗研究:在唐诗研究方面颇下功夫,主编有《三李诗鉴赏辞典》,著有《唐诗赏论》。北京大学国学网站上在“唐研究专家”一栏中就有他的名字。同时在传统文化方面还主编有《古典文学鉴赏集》、《中华传统文化10万个为什么》(宗教卷与饮食卷),著有《佛门诸神》、《诗文艺术琐论》等。  

      收藏领域:他将藏品赏玩与学术研究结合起来,多有创造。于浅绛彩瓷、辽海陶瓷、文人书画信札、图书古籍、民俗竹匏等方面最为突出。在浅绛彩瓷收藏与研究方面尤其下功夫,有藏品500余件,为中国北方浅绛彩瓷收藏大家。一篇《中国瓷本绘画的“八大关系”》,将中国瓷、中国画、中国诗、中国书法、中国印这五种最具中国元素的浅绛彩瓷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并首次提出了“中国瓷本绘画”这一概念,从而引起瓷界的广泛关注,藏界誉为“初氏定义”。

      辽海文化研究:他将历史资料搜集与实地考察结合起来,几乎走遍辽宁所有文化古迹遗存之地,发表了多篇辽海文化散文,如《鸿胪梦忆》、《老铁山角》、《旷世风华文溯阁》、《文溯阁的又一种风华》、《辽阳出了个金毓黻》、《绝世烟霞》、《于省吾的皀角树》等,在海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于此还主编有《辽海名人辞典》,从而使辽宁有了第一部名人工具书。

      散文创作:他追求学者散文的书卷气与婉绝情致。他曾这样说:“散文创作最是一个人情致、性灵、品位和才识的自然流露与追求,因此,散文创作的题材抉取和形式选择都应是个性化的。内容上可以莳草品茶,也可以谈史论政;形式上可以艳若天人,也可以淡妆素服,但万万不可流于敷泛、平庸,毫无情致,毫不婉绝。”多年来,他曾发表散文作品五百余篇,其中《来今雨轩》、《鸿胪梦忆》、《旷世风华文溯阁》等在全国和省内多次获奖,《老铁山角》一文作为写作范文收入大学写作教材《文鉴》一书中。而其《听雨》一篇广为读者传诵,与季羡林的《听雨》、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并列,誉为当代“听雨三篇”。散文作品曾入选2000年《中国散文最佳》、《中国随笔最佳》和《散文选刊》“2000年中国散文排行榜”。2002年出版散文集《不素餐兮》,2003年获“辽宁文学奖”。2007年出版散文集《春风啜茗时——饮食札记》、《当时只道是寻常——收藏随笔》。2011年出版《行文有序》。

      有人曾这样称誉他的创作:“他的书,题材如下:关于用尽寻寻觅觅的心,在灯火阑珊处才能偶得极品的收藏,关于‘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的人间清欢岁月,这些要想写出情致来,真是素心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读他的书,想见这个人该是竹里坐消无事福,花间补读未完书的自在人,却不知道他的忙碌更胜于你我,匆匆穿行于红尘十丈中的他,却能留着一颗为花香盈袖,清风拂面而感动的诗意的心,不由得心中暗惊:看来,大隐于市,唯素心人才能做到。”

        他就是这样一个素心的读书人,收藏人,写作人。

听 雨

        文/初国卿

  雨夜归来,我为自己梳理梦魂中的雨珠,滴滴答答,分不清是雨声还是心音。

  我曾经这样认为,西方人长于虚幻的听觉,中国人长于自然的听觉。中国人最能从蟀叫蛙鸣、花开花落,尤其是滴答的雨声中听出无尽的意思来。因此汉语中才会有那么多关于“雨”的词汇,读唐诗宋词稍不留神就会踏入“雨”的世界。

  数尽听雨的前贤,我最佩服的是唐人。他们的才、情、气与创造力将任何生活都能诗化,听雨自然不在例外。在他们之前,南朝的诗人们还只顾追花逐月,不会甚至不懂听雨,即使有人听,也只是空阶听雨,远不及唐人那般有花样:梧桐听雨、芭蕉听雨、槐叶听雨、枯荷听雨、漏间听雨、竹风听雨、夜船听雨、池荷听雨、隔窗听雨、小楼听雨、丛篁听雨、棋边听雨、对烛听雨……读过一遍《全唐诗》,即使三月无雨,灵魂也会湿漉漉的。

  听雨应有听雨的环境与意境,最好当在厢房里,窗外飘着绵密的细雨,丝丝缕缕,淅淅沥沥,雨点洒在瓦楞上,叮咚作响。汇成涓涓细流,顺檐而下。敲打在树叶上,沙沙轻吟。滴落在小巷里,淙淙有声。如果窗外有一丛绿竹、芭蕉或是一棵梧桐,那更属偏得,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意境。那一刻,对香炉金兽,饮明前绿茶,摊数卷古书,不管天地间怎样的凄清无奈,一厢索然,自管听小雨或密洒修竹,或频点新蕉,或轻敲疏梧,或斜打枯荷,定会陶然自若,忘乎所以。“自移一榻蕉窗下,更近丛篁听雨声”,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前人会有那么多“喜雨亭”、“苦雨斋”、“听雨轩”、“梦雨厢”的讲究。

  然而,听雨也应有所间歇。如果细雨是偶然的一两天,也很写意,如果太缠绵,诸如梅雨天气,难免使人心乱,再没了听雨的心境。马尔克斯小说《百年孤独》里,有个小镇马孔多,据说连下了四年十一个月又三天的雨,镇上的人没事就站在院里望天,盼着老天放晴。真要是那样,不知该多焦心。那一年我在庐山参加笔会,八天里下了七天雨,梦里都长出了青苔,白天想翻晒都寻不到干处,湿得昏天漫地,连眉毛都能拧出水来,让人很害怕,唯心地认为是否人们过于有违天意,有违佛意了。

  我曾扣问典籍,查询诸佛诸菩萨的净土是否也有雨。按说那里该不会有雨,有的只是满空的阳光明媚,永远的花香随着花瓣飘落。雨该是人类居住的红尘世界、佛家所说的娑婆世界的独有,忧纷世间的象征,菩萨悲心的感召。因此,雨天往往能唤起一种莫名的伤感,心底也常涌起亲情的缱绻。而那听雨的人,抑或雨中行人,少不了都怀有一份不为人见的隐秘、思恋或是辛酸。

  佛天花雨般的世界不是凡人所能亲近的,脱不开红尘的人总会有雨夜的怅想。如何超脱自己?

  排遣雨的寂寞,最好该是读点书。

  没有红袖添香,灯光也不必太明亮,读禁书更好,不是禁书亦可。但应有选择,最好不去读那悱恻的诗和娇媚的词,尤其不可读那“宓妃留枕”的曹子建、“二十四桥”的杜牧之、“锦瑟无端”的李商隐、“花明月暗”的李后主、“梦后楼台”的晏几道和“苔枝缀玉”的姜白石。应去读善养浩然之气的《孟子》和潇洒疏淡的晚明小品一类,以化解雨意带来的思念或是缠绵,不致深陷夜雨秋池之中。

  对雨读书之时,倘有恋人相伴,那情境似乎更应珍惜。天地间,冥冥中,只有你们二人,雨夜潇潇,雨声伴着心音,梦回江南或是塞北,都可堪慰平生。

  记得有位相知曾对我说,她最爱雨,爱雨天的幽静和忧伤,爱雨天的诗意和思念。从那时起,每有雨声,我就怅想摩娑她的裙裾。雨中一夜,举世情怀,一杯新茗,几缕茶烟,垂帘晏坐檐花落处,美人怅卧江南般的恬然,倒也真的醉了红尘一生。

  人生奢侈得有些辉煌,包括那部被绿茶浸润过的《全唐诗》。谁会想到,雨梦唐音,随时都会幻化出红叶花魂。感知雨夜,我忘不了一把伞下,我忘不了二人从城市的这一头弯到那一头的情景。伞的世界小得很可爱,一只红苹果是午夜的美餐,夹克衫的大袋里自然握着她的柔柔纤手。

  听雨思往事忆恋情,正属自然之性。雨夜迷离,灯影虚幌之间,梦回鸳瓦疏疏,点滴中微闻其声,微觉花香,触其鬓发,抚其肌肤,想其娇媚之态,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雨辰月夕,倚枕凭栏,“罗帐四垂红烛背,玉钗敲着枕函声”,渐渐,或一丝甜美之情潜滋,或一脉伤心之色袭来……

  天地间,可以用来象征美的极致的,就是这般听雨而想佳人。

  大可不必讳言,古人论词有“豪放”、“婉约”之说,这又何尝不是人生两种境界之称呢?我很欣赏一位女才子的话:豪放是气,婉约是情。气未必尽属男儿,情也未必专属女儿。女儿有点倜傥之气,男儿有点儿女之情,方为人生。由此你说碌碌尘世,一个人总应葆此一片柔肠,得存至情一境,才不会虚妄一世。至若雨无那、愁无那、泪无那、恨无那,情之所钟,毕竟如何,随着时间雨境,终会得到各自的归宿,不是吗?

  想我自己,许多事终归淡然。当年,我从那片大山中走出来,那里有着我后来才知晓的巫山十二峰样的群山,有着不染星星红尘的雨丝。虽然浅浅地知道李白、杜甫,还有苏东坡、陆游,但我还是不懂杏花春雨江南;似乎刚刚知道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妙处,但还解释不了这跟明朝深巷卖杏花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是那村姑婉转的卖花声唤来了春天,还是大都市人看惯了包厢电影,抑或听腻了美声情唱?然而,当我什么都明白的时候,这个世界多少已变得有些无奈。细雨过剑门不必再骑驴了;去天竺寻找佛踪也用不着再经阳关;喝酒吗?杏花村旁早已不见了遥指的牧童;远去巴山,夜雨再深,也难想起共剪红烛的甜蜜。没有伤感,没有回忆,芭蕉移作了银蕨草,梧桐也换成了凤尾竹,枯荷没人留得,昔日恋人也更名浮海,乘槎而去,“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如此,还会有心情再听那雨霖铃,再赋那临江仙或是无题诗吗?

  也许到头来,只有一个人守望着一份孤独,一份寂寞,一份初衷不改,一份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之的固执,有滋有味去听那秋来的雨声。古人云:“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听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雨声满蕴着人生的诠释,少年无忧,早已成为过去;暮年尚未到来,难以体会;中年临届,该会攥住些什么?想象不出,等到地老天荒的时候,独自一个灯下白头人,捡点珍藏的那一片红枫叶或是一粒红豆,面对雨中黄叶树的时候,还会听雨吗?还会想起雨伞之下的小世界里、夹克衫的大袋里那只纤纤玉手吗?

  不得而知。大自然不会苍老,雨夜檐声,细数芭蕉梧桐丛篁,依然叮叮地响着,给趁雨相生的旧梦拍着柔和的节奏,固执的人正像在江南的乌篷船中。“春水碧如天,画船听雨眠”,逢此时,韦庄的词句又自然地浮上脑际,“婉约派”宋词的韵律难以拒绝地趁机送人到京都紫竹林中或是小城若耶溪的舟船里。雁啼红叶天,人醉黄花地,芭蕉雨声秋梦里,前尘隔世,往事迷离,归帆正不知何处!

附:

 《当时只道是寻常——收藏随笔》目录

  古玩情致(代序)

  我的浅绛轩

  月明林下美人来

  盘中绘出云林画

  瓷绘“三星拱秀”

  “叱石成羊”壁瓶

  高恒生的“篷船垂钓图”

  冬瓜罐上“渔乐图”

  浅绛水仙

  二乔原是读书人

  打高尔夫的粉装丽人

  食鱼贴

  墨鸳鸯

  倩何人,持得倪田扇?

  张学良的扇子在谁家?

  笔墨诗心:读晏少翔画记

  拾来西丰旧时月色

  盖州乡间的戒酒誓约

  改七芗的美人谱

  《秦妇吟》的早期石印本

  风情创刊号

  中国近现代女性期刊剪影

  《论语》和它幽默的标语

  《长征画集》的旧事新闻

  喜获《濠梁知乐集》

  我见书摊多妩媚

  一筐葫芦

  醋葫芦

  草里金

  穿竹衣的葫芦

  范橘

  芭蕉叶上的鲇鱼

  走下影幕的驴皮人

  工笔画家镜头里的萧散钓趣

  后记

摘自:http://baike.baidu.com/view/1099965.htm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Evening Dresses nike shox

louis vuitton outlet

cheap jerseys

burberry outlet

louis vuitton handbags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outlet

cheap jerseys

cheap jerseys

louis vuitton handbags

prom dresses B2B电子商务网站 养生网 淘宝返利 工作总结 美女图片 尖锐湿疣 靓莉泥白效果 美女图片 尖锐湿疣 甲亢 钢丝刷 癫痫病 传奇私服 遮天 电信传奇私服 重症肌无力 考士棒 シャネル 財布 大世界娱乐城 金赞娱乐城 新葡京娱乐城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253号    邮政编码:110034
联系电话:024-86592546    服务邮箱:synuxy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