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您是第 位访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校友总会校友分会校友捐赠校友文化校友服务校友讲坛60周年校庆网合作发展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友文化 >> 校友风采 >> 党政企事业管理 >> 宋官林:为京剧事业尽心尽力尽职
 
 

宋官林:为京剧事业尽心尽力尽职

2012-04-29 11:44:52 来源:中华英才 作者:华 君 王颖卿 浏览:5315

掌舵两年来,宋官林把控宏观的高瞻远瞩,梳理细节的一丝不苟,做人做事的有情有义,让国家京剧院的局面如芝麻开花,每年迈上一个新台阶。


率领院领导和老艺术家,为青年演员搭建“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展演平台


左上:接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来院调研 右上:接待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榕明来院调研
 
左下:宋官林与老艺术家刘琪、青年演员潘月娇交谈 右下:宋官林向观众介绍中国京剧服饰展览

        “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2月17日下午,国家京剧院畅和园剧场响彻着大家耳熟能详的歌声,“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国家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展演暨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首届流派班学员汇报演出的新闻发布会正在这里隆重举行。
舞台上,国家京剧院院长宋官林详尽介绍了此次展演的情况。他说,3月12日至31日,青年演员展演活动的17台剧目将在梅兰芳大剧院闪耀亮相。这是剧院继此前“畅和园之春”、“畅和园之秋”后,为青年人才倾力打造的又一个实践平台、成长舞台。最后,他满怀深情地说道:“‘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名字是我取的,因为歌词中有一句‘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我由衷地希望,再过二十年,参加这次展演的青年演员们,能够成为国家京剧院的中坚力量,成为令国粹艺术生生不息的能量,这是我对你们最深层的期望和祝福。” 
        走下舞台,这位2010年走上院长之位的国家京剧院第六任统帅,如刚才对青年演员讲话般,始终带着平易的微笑,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娓娓讲述了掌舵剧院两年来的所思所做所感。他把控宏观的高瞻远瞩,梳理细节的一丝不苟,做人做事的有情有义,让国家京剧院的局面如芝麻开花,每年迈上一个新台阶。


学者型院长


        1972年,小学毕业的宋官林考到样板戏学习班学习京剧司鼓,这一指挥全局且注重节奏的专业,为他奠定了思考、行事的风格。“我从小喜爱读书看报,愿意思考问题,上大学读的是沈阳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他改行从事艺术理论研究,先后进入沈阳市艺术研究所、沈阳市文化局、辽宁省文化厅工作,历任研究所编辑、文化部门艺术处长等职,期间还曾到北京深造,参加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积累了深厚的文字功底和丰富的管理经验。2003年,他被文化部调入国家京剧院,做了一年院长助理后升任副院长。2010年,他被文化部党组正式任命为这座国字号剧院的一院之长。
“我常和剧院同事们说这样一句话:凡是所经历过的,都应该成为人生有价值的。以我自己为例,这一路走来的经历,给我带来了两个受用终生的好习惯,一是注重大局观,工作作风追求严谨;二是注重理性思维,办事讲究逻辑。” 
        因为推崇严谨与理性、思考与探索,宋官林在上任之初几乎每天失眠。“虽然我已经在国家京剧院工作多年,对剧院的历史、现状和未来都有一定的认识,但都是站在副院长的角度上。如今站在院长的角度、一个全新的角度,我需要重新思考:国家京剧院该怎么办?” 
        这一番思考堪称不折不扣的深思熟虑,因为耗时几近一年。整个2010年,宋官林在稳步部署剧院日常演出、管理等工作的同时,组织团队到国家话剧院、中央歌剧舞剧院、中央芭蕾舞团等国家兄弟院团取经;放下国家院团的架子,向上海京剧院、辽宁芭蕾舞团等省级院团学习;还组织召开了历届院领导、国内知名专家学者、老艺术家等若干座谈会,为剧院把脉会诊。他如做学问般广泛调查、深入研究,态度慎之又慎。“京剧是国粹,集中华文化艺术之大成。中宣部、文化部,包括一些老领导,对国家京剧院的发展都有所期待。同时,文化部党组对我们提出要在全国京剧艺术表演团体中,起到示范性、代表性、导向性的作用;北京京剧院、上海京剧院、天津京剧院、天津青年京剧团等同行单位也各具优势,所以‘上有期待、前有目标、后有追兵’是我对国家京剧院现状的新认识。”作为这座历经56载、誉满全国的剧院的第六任院长,宋官林对自己也有一个新定位,他说:“国家京剧院前五任院长有梅兰芳那样的艺术大师,也有延安时期的老革命,还有知名剧作家等。和他们相比,我感觉自己的资历最浅,但资历浅,也许意味着更接近大地,那我就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一点事情。” 
        2010年底,宋官林集合剧院管理层开了整整两天会,在一年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为剧院拿出一份规划清晰、点面结合的未来蓝图。“我将剧院建设发展的总体目标定为:‘讲团结、树正气、排精品、推人才、求质量、创效益’,并为实现这一工作目标提出了‘一、二、三、四’的工作思路。一是树立‘正规化建设、科学化管理’理念。为什么要正规?因为我们是国家院团,代表国家形象,必须以有法可依,有规可循作为对自己的要求。为什么要科学?要尊重京剧艺术的规律,研究院团的管理规律,上升到理性层面就是践行科学发展观。要有宏观眼光,要统筹兼顾,要协调发展;二是抓好‘讲团结,树正气,重学习,顾大局’的院风建设和‘阵容齐整,舞台清新,艺术严谨’的艺风建设。京剧有200多年历史,包涵中华文化艺术之大美,但发展中也沉积了一些糟粕,革除戏班旧习气,焕发新时代风貌是我们国家院团义不容辞的责任。院风、艺风恰如剧院发展的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只有双轮驱动,剧院才能走得更稳健;三是做好‘人事制度、分配制度、目标管理’的三项改革。打破铁饭碗,实现多劳多得、优劳优得,实现工作目标合同化;四是抓实‘剧目建设,人才建设,市场开发,关注民生’四个工作重点。” 
        “管理国家京剧院不能用西医解决燃眉之急的方式,要用解决整体理疗发展的中医理念,要打通经络,稳步调治,把中枢部分理顺四肢就强健了。”宋官林的打通经络就是指前言中的一个管理理念、两个作风建设、三项改革、四个工作重点,“这四步是部分又是整体,只有统筹协调、整体推进,才能实现相辅相成的效果,才能让剧院面貌焕然一新。”他注重领导班子建设,把“大事研究,小事沟通,党政合一,开拓进取”作为班子施政的准则。 
        事实正如他所言。两年来,国家京剧院新创剧目《汉苏武》、《慈禧与德龄》获第六届中国京剧节、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一等奖、优秀剧目奖;庆祝建党90周年“红色经典中华行”在23个城市演出42场,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观众反响热烈;复排经典剧目《文姬归汉》、《强项令》,“高雅艺术进校园”,“三下乡”,“春平爱心行动”……一系列扎扎实实的工作做下来,国家京剧院的社会形象得到极大提升,剧院的国家级带头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剧院为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京剧文化的弘扬传播所做的努力,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回顾走过的征程,宋官林充满深情地感谢和他一同并肩作战的管理团队,感谢和他朝夕相伴的党委书记、副院长。 
        在完成使命、收获荣誉的同时,剧院的经营也取得了空前佳绩。以2011年为例,剧院全年演出353场,获得经营性演出收入1991万元,是名副其实的丰收年,剧院整体的积极性也因此被调动起来。
打开局面之后的宋官林更关心民生问题,这是宋官林和院党政班子的重要牵挂。2011年12月27日,国家京剧院在位于护国寺的剧院青年公寓前举行了温馨的入住仪式,为50名青年演员解决了长期困扰他们的居无定所问题。这也是宋官林上任以来,继开办剧院餐厅、嗓音诊所之后,又一项令员工们交口称赞的“义举”。“虽然这项投入耗资200多万,但青年演员是剧院最活跃、最可爱、最具生命力的群体,是剧院的未来和希望,关心他们就是呵护剧院的未来。” 
        如今,面对剧院人心日益凝聚、发展越来越好的局面,宋官林不忘居安思危。以前很少上网的他新买了IPAD,把每天上下班路上的时间拿来专门浏览跟京剧相关的资讯,特别是兄弟院团的新信息,总能引发他的思索。“打造国家京剧院的品牌,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我必须时刻保持眼界开阔,经常跟专家学者、艺术家或同行、同事取经,集思广益、海纳百川,继而不断调整自己的步伐,只有这样,剧院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才能逐年更上层楼。”


培养型领导


        开阔的胸襟、崇学的态度、缜密的思维,让宋官林这个院长与众不同。他对待同事、下属没有当官人的架子,没有一把手的唯我,反而有种授人以渔的苦心,谆谆善诱的耐心。 
        “回想起来,我从沈阳市走到辽宁省文化厅,曾遇到两三位对我影响特别大的领导,他们的工作作风和方法对我是一种开启。所以我希望,在我作为院长的时期,和我合作的同事,他们的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也能得到提升。” 
        2012年伊始,宋官林召开剧院中层管理干部会议,在给大家工资大幅提升的同时提出要求,要求他们结合工作目标、工作职责,深入谈谈如何开创本部门工作的新局面。“我给他们一个期限,要求他们到时不谈具体工作,就谈思路、目标、举措。办公室主任就讲办公室,创研部就讲创研部,大家一起探讨发展大计。”说到这里,他笑意更浓,说自己知道这些下属现在肯定都睡不着觉,但是,他的用心其实良苦。“我要通过这个‘考试’给他们的大脑增压,提高他们思考问题的能力。等到演讲的时候,这些中层干部都在一个平台上,还会形成对比,谁谈的深,谁谈的透,谁谈的生动,谁谈的形象,谁谈的务实……这也是一种良性竞争,对提高他们的综合水平大有益处。这就是我作为一个院长的用意。” 
        对于中层业务干部,他同样不忘引导。“剧院规划中三项改革的第三项:目标管理,就是主要针对业务干部实行的。业务人员不同于行政、管理人员,每天天南地北去演出,传统管理模式无法实行,所以目标管理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宋官林代表剧院与一、二、三团团长每年签订一次目标合同,注明该团业务、思想工作的硬性指标,包括每年需要完成的演出场次,创排新戏数量,复排老戏数量,培养人才数量,政治学习班次,民主生活会数量,零犯罪率等内容,每年年底实行严格考核。“这种做法相当锤炼各位团长,全面锻炼了他们统筹协调的能力,激发出了大家的积极性。2011年底,我们第一次进行考核的时候,不仅三个团全部完成了合同目标,甚至还有超额完成的。” 
        京剧是“角儿”的艺术,因此艺术人才培养是剧院生存、发展的最关键因素,也是宋官林工作日程表中的重中之重。“我提出一个观点:延长当红艺术家的艺术生命,缩短青年演员的成长周期。”国家京剧院名家荟萃,于魁智、李胜素、张建国、李海燕、袁慧琴等极具市场号召力的当红名角儿都汇聚于此。“新班子上任以来,给他们每一位都新创、复排了代表作,为他们搭建剧目载体,延长他们的艺术青春。”而对于青年演员,他采取严把进人关,引进即着力培养的方针。“两年前我们考核引进的青年演员郭霄,来到剧院后进步飞速,现在已成长为二团独当一面的青衣演员,主演的《汉苏武》在京剧节上获得了一等奖;同样是两年前,中央电视台学生京剧演员电视大赛刚一结束,我就把青衣组第一名付佳找到办公室来谈,达成引进意向。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因为人才对一个剧院来讲太重要了。”2011年,剧院组织全院管理层、艺术家对全院40岁以下青年人才进行了一次全面考核,选拔出一批未来重点培养的对象,为他们延请名家指导,举办“畅和园之夏、之秋”青年演员展演,为他们提供各种宣传、历练的平台。“2012年,中央电视台将举办‘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我们这些青年演员早已开始每日不断的苦练,志在摘金夺银,为剧院重振雄风。” 
        有句俚语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旧戏班影响深广,但在宋官林看来这句话太陈腐狭隘,他更愿意把自己擅长的东西跟大家分享。“因为我是学中文出身,所以总鼓励同事们在这方面提高自己。”一位剧院中层干部对记者说:“我们每月开月度工作通气会,如果你来听,会发现各个部门汇报工作的发言都很有文采,根本不像剧团,更像个涵养深厚的大学。” 


重情义统帅


        从宋官林上任开始,经常看国家京剧院演出的戏迷们发现一个新现象,很多许久未见的老艺术家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舞台上下。一位剧院资深戏迷说:“我至今都忘不了2010年在观众席看到年近九旬的著名武丑名家张春华老师时激动的心情,当时都顾不上看台上了,只想盯着老先生。”
“剧院现在在职人员380人、退休人员430人,虽然形成倒挂,但这些离退休老同志都是曾给剧院打江山的功臣,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宋官林担任院长以来,经常到离退休的老艺术家家里走访,关心他们的生活。龙年腊月二十八、二十九两天,他在极度繁忙的工作中走访了20多位老艺术家,给他们拜年,征求他们对剧院的意见。“他们中有些人退休后再没来过剧院,但对剧院的感情、对我的信任和鼓励让我非常感动。还有些老艺术家,几乎把剧院当成自己的家,为青年演员排戏、把场不辞劳苦。这份信任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财富。” 
        2010年,宋官林受到“感动中国”节目的启发,策划了国家京剧院第一届“感动剧院十佳人物”评选活动。“因为每次政治学习要大家学杨善洲、郭明义固然是正确的,但毕竟因为没亲眼见过这些先进人物有一层疏离感。而在我们剧院,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优点,我们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肯定更容易取得效果。”
在次年初活动的颁奖现场,全院人员一次次流下热泪,为存在于身边平凡又伟大的同事们。他们中有母亲病危、父亲车祸但却丝毫没有耽误演出的青年演员王浩,有全院苦练基本功最勤奋的标兵潘月娇,有腿脚有伤但工作极其负责认真的舞美大库管理员张鸿起,还有年逾九旬早已退休但仍然心系剧院的老党支部书记王志勤……颁奖仪式上,宋官林饱含深情地为每一个人写下了真挚动人的颁奖词,在女儿特意帮他挑选的奥斯卡颁奖乐曲中,为他们颁发嵌着各自照片的金光闪闪的获奖证书和奖金。
“全院人都在流泪,所有人的心灵都受到很大震动,剧院的凝聚力也因此大大增强。当时是我为王浩颁奖,他是个农村家庭的孩子,我也想由此向大家传达一种信息,作为院长,我的眼光是宏观的,不仅看得到繁华都市,也能看得到穷乡僻壤;剧院的平台是公平的,在这个剧院工作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希望。因为有些东西与生俱来,他妈妈没让他学演员,就让他学看锅炉,但他把锅炉看好了,他在国家京剧院照样能登大雅之堂。” 
        今年,评选继续,但宋官林由于分身乏术没能亲自为大家写颁奖词。“我让他们写好我改,改到第四个我就流泪了。比如老生演员李文林,他是我们‘红色经典中国行’中《红灯记》的主演。一次他岳母病重,他回京简单处理了一下就往回赶,正赶上北京最大的一场雨,他脱了鞋光脚跑到机场赶上了飞机。但赶回来时听说中央台要给演出录像,希望他的角色由另外一个青年演员演。我敢说这件事搁在十个人身上可能都会服从安排,但之后如果还让这个演员恢复这个角色的演出,九个是否还是欣然接受任务?而李文林却是愿意接受的那个人,即使心里非常痛苦。因为现场演一场观众一千多人,但中央电视台一播出观众是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失去这样一个荣誉、一个机会,比割他肉还难受。但是我们需要培养年轻人,让年轻人上,于是他接受了,理解了,支持了。你说这不感动么?” 
        2012年伊始,重情义的宋官林和院领导班子把剧院第一场演出献给了农民工,首都的建设者。“我们2011年就是这么做的,2012年我们仍然坚持,我们准备把它做成一个品牌,以表达国家剧院对首都父老乡亲们的一片感情。”剧院邀请了200多位农民工先到5楼参观服饰展,之后观看精彩的演出。随后,他又策划了军委将星大舞台老干部联欢专场,邀请了200多位共和国中将以上的老将军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中有张万年、李继耐、周子玉、孙忠同等,为这些位共和国功臣送上欢乐。 
        腊月二十九,剧院老旦艺术大师李金泉先生不幸病故,家属意见大年初七上班第一天就在八宝山向他送别。“我当时正在老同志家走访,于是只能在路上对发讣告、印生平简历、报丧等工作进行部署。我们的同事那两天都没有休息,去他家里设灵堂,做花篮、花圈,写挽联。”正月初七,宋官林早早赶到八宝山,守护在吊唁现场,向500多位来宾一一致谢,最后和李金泉之子一起把老人送到火化炉。“仪式结束后,他的所有家属一起对我三鞠躬,对国家京剧院的有情有义表示感谢。” 
        1月16日,国家京剧院2011年年终总结大会在畅和园热烈召开。宋官林述完职走下台落了座,全体人员仍在向他鼓掌,不得已,他又站起来给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这时候我觉得再累再苦也是值得的。艺术家的回报来自观众的掌声,我作为院长,得到的最好回报就是全院同仁对你的认可。小平同志关于改革说过三句话:是否有利于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是否有利于综合国力的提高,是否有利于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我把它引入到我们国家京剧院的改革:是否有利于艺术生产力的提高,是否有利于国家京剧院综合实力的提高,是否有利于剧院父老乡亲生活水平的提高。刚才我说了,给大家涨点工资是最低层次的事情,那么最高的境界是什么?是全院人精神舒畅,每天都很高兴、很愿意来上班。”

文/本刊记者 华 君 王颖卿

        摘自:http://www.zhyc.com.cn/inhalt.asp?id=815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Evening Dresses nike shox

louis vuitton outlet

cheap jerseys

burberry outlet

louis vuitton handbags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outlet

louis vuitton outlet

cheap jerseys

cheap jerseys

louis vuitton handbags

prom dresses B2B电子商务网站 养生网 淘宝返利 工作总结 美女图片 尖锐湿疣 靓莉泥白效果 美女图片 尖锐湿疣 甲亢 钢丝刷 癫痫病 传奇私服 遮天 电信传奇私服 重症肌无力 考士棒 シャネル 財布 大世界娱乐城 金赞娱乐城 新葡京娱乐城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北大街253号    邮政编码:110034
联系电话:024-86592546    服务邮箱:synuxyh@126.com